快捷搜索:

盘点:世界很大我们一起去

  

盘点:世界很大我们一起去

  北欧出童话更出传奇,尽管挪威足球一直不如其他北欧球队在大赛中的表现,这并不妨碍在天寒地冻的挪威对足球的热爱。奥勒松是挪威一座漂浮在峡湾之间的童话古城,但挪超奥勒松队的主场克雷米拉球场也有着童话般的画风,只不过这样的童话似乎有点腹黑——这个能容纳8000人的球场观众席直接就建在山坡上, 而观众连座位也没有,随便找个土坡坡就席地而坐吧!人与自然在这一刻融为一体,这大概就是大多数北欧充满童话般的足球风情吧。

  说到我们的邻国就不得不提泰国,正处在国王国丧的泰国,也出现在今年的世预十二强赛上,尽管泰国进入世界杯的可能性并不大,但在几次与中国队交手中,我们也能看出泰国足球正在不断的进步,这些进步也来自于更多泰国人热爱足球。比如前段时间报道泰国在社区里设计的不规则足球场,希望通过足球让居民间有更多的互动娱乐方式,增进彼此间的关系,也让更多孩子们享受到足球这项运动的魅力,以减少他们的犯罪的可能,也让社区的每一块土地都能得到最好的利用。

  也许美洲人生性放荡不羁,哪里都可以作为球场的他们毫不介意高原反应,环境优劣。于是在委内瑞拉,位于首都加拉加斯的多功能体育场就这样坐落在了山腰间。三面环山的Cocodrilos体育公园,目前主要用于足球比赛,可容纳约3500人。奇特之处是它的一条边线正处于公路尾端,界外球要在公路上开。这也只有如此大胆的美洲人想的出来了,不知道公路上如果要是有一两个球迷司机看起了球会不会造成交通堵塞呢?

  这几天我在外旅游,可是不管去哪,都并没有看到绿茵场,也少见绿茵场上有人踢球,更不用说街头足球了,倒是周末两天只要经过中小学门口,总能听到那朗朗(实际上有点有气无力)的读书声。这里我并不想说我们国家的教育制度与我们国家举国体制对我国的足球发展造成了什么影响,因为这确实不是我们能够在短期内能左右的事情。只是当看到世界各地如此独特的足球场存在,让我深深领略到足球与文化,足球与世界都有密切的关系。与贫富无关,与国界无关,只与绿茵场上的激情和心中的炙热有关。趁着这几天旅行途中,来盘点一下世界上那些最独特的足球场,希望今后有时间,我也能去这样的地方看看。

  瑞士这个看似严谨认真的国家,也为足球做过疯狂的事情——将足球场建在2000米海拔的高山之上。萨斯塔尔山谷是阿尔卑斯山的余脉,奥特马-希斯费尔德球场就耸立在高山之上,成为欧洲最高的体育场之一。奥特马-希斯费尔德球场建在山顶唯一一块可用的平地,但是山顶上没有标准足球场大小的平地,加上还要有部分工作人员和观众的席位,所以整个球场的面积只有标准球场的四分之三。并且球场只能铺设人工草皮,因为在那样高海拔基本上是寸草不生的。不过球员、观众以及工作人员去球场的方式则要高大上好多,他们在斯塔尔登村坐缆车前往,不过恐高症者估计就上不去了。在这里踢球不仅可以锻炼身体,而且还可以一览阿尔卑斯山的极致美景。不过在这里踢球千万别开大脚,那么贵的球掉下山谷,那真的只有呵呵了。

  阿根廷第五级别联赛的利涅尔斯俱乐部,位于布宜诺斯艾利斯郊区,现在球队的主场从1987年开始使用,也快用了将近三十年,虽然没有带来什么功勋性有历史价值的冠军,但当地对这支球队依然给予极大的热情与支持。可是近来有好事者从google航拍发现,这座已经使用了快三十年的球场居然是一个梯形!不仅整个球场是不规则形状,而且从航拍地图上看,很有可能连球场都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尽管阿根廷足协已经勒令其俱乐部要求整改,但是看起来处于第五级别的俱乐部也没有更多的财力和精力来整改他们这个主场,毕竟从图上看出这块地方本身就是个坡地,而旁边就是居民区。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这支俱乐部将失去主场资格,但是对于这样一支只是挣扎在阿根廷第五级别联赛的俱乐部,对足球依然倾注如此大的热情和支持,离不开阿根廷足球文化根深蒂固的培养。虽然无法左右这家小俱乐部的命运,但是这种对足球的信仰与热爱,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这届欧洲杯惊艳了世界的冰岛队和瑞士一样属于北欧。在这个人口只有三十多万的国家,对足球的重视,在欧洲杯上已经成为一个国家的励志传奇。一个修建足球场所需空间与土壤都成问题的国家,居然能够就地取材,靠着地热等自然资源造出一个个不可思议的足球场,让孩子们都有足球成长的氛围。当然不是所有的球场都是有充分地热的,但冰岛人并没有因为寒冷而减少对足球的热爱。冰岛的哈斯坦斯沃鲁尔球场很难想象,是冰岛联赛IBV韦斯文尼查的主场,别看它只能容纳2834名观众却是一座符合国际足联要求的球场。然而球场所在地地形非常特殊,因为几百米外就是一座活火山。不知道如果主队的球员表现不好的话是不是火山一生气就喷发了呢。近几年IBV韦斯文尼查俱乐部也打入了欧联杯资格赛,在欧战中偶有露面,如果有幸能遇上欧罗巴的豪门,很想知道豪门球员们真的能适应这里的寒冷么?

  而在泰国另一个足球场有着更为励志与感人的故事——水上足球场。这个足球场的拥有者是一支叫“攀易联队”的俱乐部。然而这支球队成立之初,连踢球的场地都没有,因为他们的村落在一个小岛上,根本没有那么大的场地建一个球场,于是几个男孩子在一起,就在水上用竹筏建了一个“球场”。没想到就在攀易联队成立的第二年,在全村人的资助下,他们参加了球队史上第一次正式比赛———为期一天的Pangha cup(攀牙杯)锦标赛,并最终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此后,村民们倾囊为球队建造了平坦的足球场,而当年那群勇敢的“攀易男孩”,都没有离开村子,他们为攀易岛培养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攀易男孩”。当年那个简陋的球场依旧保留在攀易岛,已经是攀易岛,整个攀牙府乃至泰国人心中最值得骄傲的部分。

  生产艺术家的西班牙,有独特的球场一点都不奇怪,就像建筑天才高迪会有奇思妙想的建筑艺术品之作一样,西班牙的球员也从来不缺乏艺术气质,尤其是鬼魅的跑位,精准而不失优雅的弧线,也是绿茵场上的艺术品。而他们的独特主场,也显示出这样独特的艺术气质。作为西班牙当地CD Mensajero 和Silvestre Carrillo主队的球场,坐落在山水环绕之间的球场,让人与大自然充分结合,让运动与大自然充分结合,这样独特的体验恐怕只有对艺术有天生敏感的西班牙人能想出来吧!

  FIFA排名就在克罗地亚人后面的墨西哥人,一直是美洲的一只劲旅。尽管他们近来在洲际杯上也颗粒无收但是没有哪只球队敢轻视墨西哥人的实力。墨西哥人的坚韧,身上背负的沧桑历史的重任,以及重塑民族认同感,从他们的足球复兴大业初见端倪。就像大胆而细心的墨西哥人可以把足球场建在火山上一样。埃斯塔迪奥-奇瓦斯(Estadio Chivas)体育场位于墨西哥的瓜达拉哈拉,而高达海拔1500米左右的瓜达哈拉离墨西哥火山群并不遥远。而建筑师吉恩·玛丽·马萨德和丹尼尔·普泽正是从周围的地形中获得灵感。让球场好似一座正在喷发的火山,白色的膜结构则像是火山喷出的环状烟雾。正是在这样的氛围下,瓜达拉哈拉城市里在足球氛围如同火焰般炙热,丝毫不亚于首都墨西哥城。

  说到巴西独特的体育场,不得不说说坐落于巴西“黑金之城”欧鲁普雷图的IFMG球场。欧鲁普雷图以出产黄金著称,十八世纪,来自欧洲的淘金者蜂拥而至,小城迅速成为全巴西、甚至是全美洲的财富中心。虽然如今这里的矿产资源已经枯竭,但欧鲁普雷图依然是巴西一处重要的旅游山城。尽管山城上建造一个足球场实在是很有难度,但是热爱足球的巴西人不惜一切代价,也希望每座城市都有属于自己的足球场,于是一个设有屋顶的运动场IFMG球场应运而生。巴西IFMG球场充分整合了场地现状建筑及周边场地,同时优化了球场与附近itacolomi山的视线关系。让球场与当地景观显得更为融洽。

  当然这世界真的无限大,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看不到,像斯洛伐克铁轨边的足球场,新加坡世界上最大的漂浮足球场,台湾太阳能板足球场,南非多用途姆马巴托足球场,格陵兰托斯里克的足球场,摩洛哥阿格兹沙漠中的足球场,背景为喜马拉雅山的塔吉克斯坦的足球场……这些都可以写进足球史甚至人类史,也许他们没有足坛豪门主场存在的显性价值,但对于人类勇往直前的精神写下了最好的人性启示录。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这只黑白相间的足球。

  尽管大家都觉得荷兰足球进入了一个低谷期,但丝毫不影响这个充满自由奔放的郁金香国度对足球的热爱。在荷兰这个地势低于海平面的国家,水田到处都是,于是西班牙艺术家梅德尔-洛佩兹因地制宜在乡间的水田上建起了足球场,并在这里举行了一项名为“polder cup”的比赛。当然这比赛就没法按照正常的足球场规则来踢了,毕竟这种球掉进水沟里还得捞,球员也有可能摔个狗啃泥,还得让队友捞上来的足球场,只能是XJBT战术的代表。更何况在这个球场踢球踢累了,还可以坐着小艇在场上划划船……好吧,只能说这样的球场是典型疯狂艺术家的代表作。

  说完阿根廷就不得不提到他们老宿敌巴西。说到巴西大家自然会想到马拉卡纳体育场,那里承载了巴西人的荣誉,见证了巴西足球的璀璨与忧伤。可是在巴西这个贫民窟都能有孩子自建“足球场”的国度,总有那么些独具特色的体育场。间圭托·马陆赛利(Janguito Malucelli)球场就是巴西的第一座生态体育场。目前尚不清楚是哪家俱乐部把这座独特的体育场作为主场。不过在这里,观众完全可以与绿茵场融为一体,因为观众就坐在山坡的一排排座椅上。值得一提的是体育场使用的所有木料都是通过回收得来,其目的当然就是避免森林砍伐。此外,整座体育场在建造中没有使用一滴混凝土。与球场融为一体的观众席也成为了这座球场最大的亮点,不知道会不会有球迷看着看着比赛觉得场上球员状态不如预想中的,就马上换球衣上去攻城拔寨呢?那也应该很有趣吧!

  坐拥莫德里奇和拉基蒂奇两大世界一流中场,以及数不尽的克罗地亚小妖在洲际赛场虽然没有再像1998年世界杯一样取得不可思议的成绩,但克罗地亚狂想曲总是会在洲际大赛上响起。尽管得益于前南斯拉夫的足球体系,但也不乏克罗地亚对足球的重视。而由于克罗地亚地形复杂,处于地中海及巴尔干半岛潘诺尼亚平原的交界处,西南部和南部为亚得里亚海海岸,岛屿众多,海岸线曲折,于是克罗地亚为了发展足球事业可谓不惜一切代价的建造球场。HNK里耶卡,伊莫斯基以及伊戈拉利斯特-巴塔里加球场都充分展示了克罗地亚人对足球的执着与热情。尽管有的只能容纳4000人,有的甚至只能容纳1000人,还有的需要在旁边的城堡观看比赛。但山海之间,以足球起誓,以绿茵场为信仰,在这个经历了战火纷飞的国家,如今和平年代的这些种种美丽与精致,壮阔与震撼,都值得克罗地亚人为之骄傲,也值得克罗地亚人好好珍惜。

  从圣西罗到阿尔卑球场,从威斯特法伦到安联,从伯纳乌到与诺坎普、卡尔德隆三雄争霸,以及今年英超各个主场都怀揣乱世英雄梦,还有那些总给我们制造足坛惊喜的小国主场……不管球场的面积和名声是大是小,一座体育场在主队的球迷心中就像圣殿一般的存在,并且在足坛中总有道不尽的传奇佳话。

  【上图为玻利维亚总统在职业联赛中】南美人的大胆确实让人刮目相看,也许真的与他们的自然环境有关。在一个有着火山、沙漠、丛林以及世界最大的盐湖的国家玻利维亚,对足球的热情丝毫没有削减。更何况玻利维亚总统埃沃-莫拉莱斯还是个足球狂热爱好者,他曾与当地甲级联赛的运动男孩队签约,还正式为这支球队披挂上阵过。有这样的总统必有人们对足球的深爱,有如此“奇葩的球场”也就不足为奇了。埃尔南多-西莱斯球场坐落在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是该国最大的体育场,可容纳三万多人。而玻利维亚主全国以高原地形为主,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是世界平均海拔最高的国家,首都拉巴斯海拔高度更是超过3600米,为世界海拔最高的首都。于是这座处于拉巴斯闹市区的球场海拔3637米,就成了世界上海拔最高的球场之一。并且周边是高楼大厦和居民生活区,也算是球场的一大奇景。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个球场是玻利维亚的三支俱乐部的球场,每周不断的球赛似乎丝毫不打扰周边的居民,还给周边的居民带去无限的快乐。

  我们隔壁的日本,我们一直在说他们的足球为什么可以发展的如此好,原因归根结底只有一个——拥有足够多的足球场。热衷于去日本扫货的球迷应该会对著名的东京东急百货商场有深刻印象,不过很多人没想到的是这座购物商场的楼顶还建有一座迷你足球场,该球场于2001年对外开放,为2002年世界杯宣传。尽管这里的会员费十分昂贵,但是仍然有不少白领日本人在这里踢球;而在日本札幌这个似乎常年白雪皑皑的地方,为了保证这里有城市专属的绿茵场,工程师利用滑动伸缩的方式完美的解决了绿茵场的光照与承受降雪压力的问题。让8300吨的绿茵场滑进和滑出外形好似飞碟的体育场,展现出日本人对足球的热爱,不惜一切代价。此外,这座可可移动场地也能棒球场和足球场之间切换,毕竟棒球也是日本人深爱的运动。

  葡萄牙的足球现在进入妖星井喷的黄金期,与他们的大力发展足球,想尽各种办法建造球场为每座城市,每只球队提供更好的环境有着分不开的关系。这当然也得益于2004年葡萄牙成为欧洲杯东道主。布拉加竞技俱乐部是一间位于葡萄牙布拉加的足球俱乐部,于1921年成立。布拉加被称为“Arsenal do Minho”,意思是“米尼奥的兵工厂”。而他们就拥有者葡萄牙乃至全世界都十分独特的球场之一——Estadio Municipal de Braga(有部分翻译为布拉加球场或者安盛球场)。这座球场专为2004年欧洲杯打造,可容纳30,000人,因为球场建在一个可俯视布拉加城的采石场上。于是球场两座巨大看台,一端是采石场,而另一端则是不断延伸的布拉加壮丽美景。要知道对于目前在欧洲并不怎么富裕的葡萄牙下决心建造这座球场,光运送岩石修建场地的过程耗资就达到8300万欧元,实在是一笔很奢侈的开销,但好在葡萄牙国家队没有辜负这笔“开销”,今年如愿以偿捧回欧洲杯冠军,也算圆了当年的梦。

  像北欧还有的国家乃至地区虽然身处寒地,但那些矗立在奇特地方的足球场,依然让他们感受到足球带来的热情,融化了人与人之间的坚冰。像双内陆国家之一的列支敦士登的莱茵公园球场,是这个小国家的国家队主场,也是瓦杜兹俱乐部的主场。这里有激情四射的足球,更有阿尔卑斯山脉的白雪皑皑,如果有幸遇上下雪,或许中场观众的休闲活动就成了打雪仗,赏雪景的曼妙时光;而在隶属于丹麦的法罗群岛是悬浮在北大西洋的一串孤独却璀璨的明珠,受面积和地形限制这里的球场大多紧靠海边,埃伊迪球场就是其中之一。之前说瑞士的山谷中的球场是一不小心就把球踢到山谷,而这里则是一不小心把球踢到大西洋。于是这里还专门设置了皮划艇,方便球员在球场外围海域捡球,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日向小次郎”在苦练猛虎抽射呢;尽管直布罗陀只是代表地区出战,目前的战绩还只能算是“欧洲鱼腩”,维多利亚球场坐落在世界闻名的“直布罗陀巨岩”边上,虽然就这个球场还不能算作直布罗陀的主场,因为不符合欧足联的竞赛标准,但谁又能断定它们不会有“北欧奇迹”呢?

  先来说说世界排名第一的阿根廷吧【根据FIFA排名】,尽管阿根廷已经很久没有尝到洲际大赛的冠军滋味,但不得不承认阿根廷遍布的足球场,是为一代又一代阿根廷足坛巨星诞生的温床。像大家熟悉的糖果盒球场等。而我们今天介绍的是一个“奇葩的阿根廷梯形体育场”。

  其实并不仅仅是在欧洲、美洲足球文化深入城市骨髓的地方有这些奇特的足球场,在非洲、亚洲足球文化正在蓬勃发展的地方,也有各式各样的足球场,展现出世界各地的人们对足球有着同样的热爱与信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